<center id="oc0ic"></center><optgroup id="oc0ic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oc0ic"><div id="oc0ic"></div></center><optgroup id="oc0ic"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oc0ic"><small id="oc0ic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oc0ic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oc0ic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oc0ic"></optgroup>
周紹淼和烏密風(fēng)“面壁”畫(huà)侶的敦煌往事
  • 時(shí)間:2024-06-14
  • 點(diǎn)擊:0
  • 來(lái)源:蘭州晨報

  20世紀40年代,有幾對年輕的畫(huà)家夫妻懷著(zhù)對祖國傳統藝術(shù)的熱愛(ài),歷盡艱難來(lái)到敦煌,學(xué)習和保護這里的壁畫(huà)和彩塑。除了董希文和張琳英夫妻,周紹淼和烏密風(fēng)這對畫(huà)壇伴侶是來(lái)得最早的,1944年國立敦煌藝術(shù)研究所成立之初就到了敦煌。

  周紹淼是廣東梅州市梅縣區人,1919年出生于馬來(lái)西亞吉隆坡。1933年回國。1937年考入國立杭州藝術(shù)專(zhuān)科學(xué)校圖案系學(xué)習。烏密風(fēng)1920年出生于浙江杭州,她的父親烏叔養是與徐悲鴻同時(shí)代的著(zhù)名油畫(huà)家和水彩畫(huà)家。當時(shí)年僅16歲的烏密風(fēng)也考入國立杭州藝術(shù)專(zhuān)科學(xué)校。1938年,國立北平專(zhuān)科學(xué)校和杭州藝術(shù)專(zhuān)科學(xué)校合并成立“國立藝術(shù)專(zhuān)科學(xué)?!?,常書(shū)鴻曾在那里任教。1939年,學(xué)校搬遷到云南昆明,1940年10月又搬遷到重慶。在那里,周紹淼和烏密風(fēng)受教于林風(fēng)眠、常書(shū)鴻、滕固、陳之佛、呂鳳子、鄧白、傅抱石、李劍晨等著(zhù)名教授。

  也許是天作之合,雖然當時(shí)是炮火紛飛,但兩個(gè)年輕人在校園里默默相愛(ài)了。1943年周紹淼留校任助教工作,烏密風(fēng)也當上了學(xué)校的技術(shù)員,不久他們就結婚了。

  A?千佛崖壁上的神筆畫(huà)侶

  1944年,國立敦煌藝術(shù)研究所創(chuàng )立不久,所長(cháng)常書(shū)鴻還在四處招兵買(mǎi)馬。這時(shí)候周紹淼和烏密風(fēng)收到了老師常書(shū)鴻的信件,聘請他們前往敦煌工作。這邊工作剛剛穩定,他們又產(chǎn)生了新的愿望,由于對敦煌藝術(shù)特別崇敬,同時(shí)又得到了鄧白老師的鼓勵,他們勇敢地赴任了。

  周紹淼、烏密風(fēng)和另一個(gè)同學(xué)李浴從重慶到敦煌,一路上歷盡了諸多艱難,最后由一輛牛車(chē)把他們帶到了敦煌莫高窟。他們到了莫高窟,見(jiàn)到了浩瀚的沙漠和蜂窩般的洞窟,像是在夢(mèng)中,他們立即被那些美輪美奐的古代壁畫(huà)深深吸引了。

  當時(shí),國立敦煌藝術(shù)研究所剛剛成立不久,常書(shū)鴻先生見(jiàn)到自己的弟子董希文、張琳英、周紹淼、烏密風(fēng)和李浴等人,心情特別高興,干事的勁頭也足了。

  常書(shū)鴻給周紹淼、烏密風(fēng)的任務(wù)是臨摹壁畫(huà)上的圖案紋飾,如藻井圖案、龕楣飾帶,或邊帶圖案等,但二人是接受了六年的繪畫(huà)教育,素描、色彩的根基都很好,所以除了完成任務(wù)之外,也畫(huà)些唐代的主題畫(huà),如大菩薩普賢、文殊、觀(guān)音、勢至之類(lèi)。

  幾天之內,周紹淼和烏密風(fēng)跑遍了上百個(gè)洞窟,不??粗?zhù)各個(gè)時(shí)期的藻井壁畫(huà),研究其內容、題材、色彩等問(wèn)題,享受著(zhù)藝術(shù)的熏陶。雖然他們每天吃的是清水煮面條,連咸菜也沒(méi)有,但并不覺(jué)得苦。

  周紹淼和烏密風(fēng)在洞窟里結伴工作,互相關(guān)照幫扶,以手中畫(huà)筆在斷巖峭壁上臨摹古代各歷史時(shí)期的藻井、佛光、邊紋、飾帶等圖案以及各類(lèi)主題豐富的壁畫(huà)圖像,其中尤以臨摹唐代佛教的變相題材繪畫(huà)最為出色。他們在苦心鉆研古代繪畫(huà)的優(yōu)秀傳統和精湛技藝的過(guò)程中,不僅積累了豐富的創(chuàng )作素材,更為日后的創(chuàng )作奠定了豐厚的民族傳統藝術(shù)基礎。20世紀50年代,周紹淼和烏密風(fēng)合作出了《敦煌圖案》一書(shū)。

  研究所距敦煌城三十里,生活物資不夠時(shí),需騎馬到城里采購,生活十分艱苦。為了提高營(yíng)養,常書(shū)鴻籌集錢(qián)物,養了幾十只羊。這些羊由喂牲口和做農活的人專(zhuān)管,白天把羊群趕到水溝附近吃草,晚上把它們趕回來(lái)。研究所的人員每個(gè)禮拜就能吃一次羊肉,改善一下伙食。當時(shí)烏密風(fēng)懷了孕,每天跟著(zhù)周紹淼爬高下低,進(jìn)入洞窟不停地臨摹,這一周一次的羊肉餐,可是最好的營(yíng)養補充。為了紀念這珍貴的歷程,周紹淼和烏密風(fēng)為出生后的兒子取了“敦煌”和“漠萍”兩個(gè)名字。

  1945年,抗戰勝利的消息傳到了敦煌莫高窟,大家擁抱在一起,淚流滿(mǎn)面。周紹淼和烏密風(fēng)思鄉之情愈加濃郁,他們戀戀不舍地告別了老師,回到杭州。

  B“烏姐姐”對她一生的稱(chēng)呼

  當時(shí)在莫高窟,常書(shū)鴻的女兒常沙娜還是個(gè)小姑娘。常沙娜回憶:“20世紀40年代初,在沙漠邊陲,荒無(wú)人煙的藝術(shù)寶庫遺址——敦煌莫高窟,集聚著(zhù)一批不畏困苦,意氣風(fēng)發(fā),向往學(xué)習祖國傳統文化藝術(shù)的年輕藝術(shù)家,其中就有剛從國立杭州藝專(zhuān)畢業(yè)的周紹淼、烏密風(fēng)夫婦,董希文、張琳英夫婦等。他們是敦煌藝術(shù)研究所(1943年正式成立時(shí)的名稱(chēng))的首批應聘藝術(shù)家和學(xué)者,是敦煌藝術(shù)研究所的開(kāi)拓者,也是敦煌藝術(shù)的歷史傳承人?!?/p>

  在莫高窟,烏密風(fēng)及張琳英經(jīng)常關(guān)心著(zhù)小沙娜的成長(cháng),給予了她母親般的關(guān)愛(ài)。當時(shí)烏老師和張老師被小沙娜親切地稱(chēng)為“烏姐姐”“張姐姐”,直到1945年抗戰勝利后他們相繼離開(kāi)敦煌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,常沙娜仍舊這樣親熱地稱(chēng)呼她們,因為她們賦予了非同一般的親情回憶。

  烏密風(fēng)是常沙娜少年時(shí)代在敦煌莫高窟學(xué)畫(huà)時(shí)的重要啟蒙老師之一。在那特殊的環(huán)境里,常沙娜曾隨著(zhù)烏密風(fēng)和周紹淼老師在莫高窟的洞窟內,學(xué)習臨摹壁畫(huà)和裝飾圖案。給常沙娜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在中唐的代表窟第159窟內,兩位老師分別臨摹原大的“文殊菩薩”和“普賢菩薩”畫(huà)幅。常沙娜跟隨在后摹寫(xiě)著(zhù),學(xué)習他們從描稿、設色、勾勒的全過(guò)程,包括對人物的“開(kāi)臉”、服裝的衣紋描繪,以及對佛光、服飾等裝飾圖案的退暈用色等技法,并識別唐代畫(huà)風(fēng)特征,獲得了寶貴的知識。所有這些都成為常沙娜練就繪畫(huà)基本功的重要示范。

  常沙娜回憶:“我與烏老師這種非一般的緣分。我父親常書(shū)鴻為烏密風(fēng)、周紹淼在國立藝專(zhuān)學(xué)習時(shí)的老師。我又為烏密風(fēng)、周紹淼的小女兒周永紅在中央工藝美術(shù)學(xué)院學(xué)習時(shí)的專(zhuān)業(yè)老師兼班主任?!边@是半個(gè)世紀以來(lái),兩個(gè)藝術(shù)世家的三代人,在藝術(shù)人生歷程中生動(dòng)曲折的寫(xiě)照。

  C?美術(shù)教育和研究終其一生

  1952年春,周紹淼和烏密風(fēng)夫婦來(lái)到了東北魯迅文藝學(xué)院教書(shū),從此扎根魯院,開(kāi)始他們漫長(cháng)的美術(shù)教學(xué)與研究創(chuàng )作工作。1981年烏密風(fēng)任魯迅美術(shù)學(xué)院副院長(cháng)。這一時(shí)期,他們參加了北京農業(yè)展覽館、中國美術(shù)館、北京火車(chē)站、北京人民大會(huì )堂的設計與布置工作,受到中央美協(xié)、遼寧省政府的表?yè)P。烏密風(fēng)設計的大型大理石壁畫(huà)“睡蓮”“百合”裝飾在遼寧廳,現為人民大會(huì )堂收藏。

  在著(zhù)述方面,周紹淼和烏密風(fēng)合作的《敦煌圖案》,1957年由朝花出版社以英、法、德、俄多種文字出版,受到國內外同行的一致好評。隨后,烏密風(fēng)出版了《花卉圖案》。1986年周紹淼出版了《風(fēng)景圖案》,烏密風(fēng)出版了《烏密風(fēng)畫(huà)集》。1996年烏密風(fēng)又出版了《烏密風(fēng)水彩畫(huà)集》。從這些畫(huà)集可以看出他們繪畫(huà)的獨創(chuàng )性和風(fēng)格化,還有敦煌圖案對他們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的深厚影響。

  周紹淼先生于1992病逝,享年73歲;烏密風(fēng)先生于2004年6月去世,享年84歲。

 ?。▍⒖嘉墨I:1.《九十春秋》常書(shū)鴻;2.《憶敦煌時(shí)期的烏密風(fēng)老師》常沙娜)

  撰稿/張自智


上一篇:沒(méi)有了
下一篇:舌尖上的瓜州
四虎网站| GOGOGO高清在线播放免费观看| 成全视频大全高清全集免费观看| 在线免费观看| 少妇AV| 羞羞视频在线观看| 内射干少妇亚洲69XXX| 亚洲国产精华推荐单单品榜|